中华五千年 > 我国国家地舆 > 探险阅历 > 重慶窟窿探險隊經歷存亡8天

重慶窟窿探險隊經歷存亡8天

中华五千年 2009年04月04日17:14 (来历:中华五千年)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壯觀的“地下森林”奇異的洞內景觀

  2月28日到3月8日,重慶窟窿探險隊8名勇士,深化涪陵“萬丈坑”,在陰暗流濕、挨近“地心”的窟窿中,極限生计了8天。他們歷經饑寒交煎、命懸一線等重重險阻,最終完结现在國內由我們自己探出的820米最深豎井洞。

  昨日,坐在江北一家咖啡館,探險隊員楊志、小蔥、丁長渝、羅雁等人,給記者講述此次探險經過時,還心有余悸︰“我們犯暈,不暈車,不暈船,暈坑……至少一個月,我們不想再去萬丈坑。”

  時間︰2月28日上午11時—3月1日下午5時

  下降深度︰350米

  到達一號營地

  呼吸原始空氣

  2月28日上午11時,涪陵區武陵山鄉連坑村5社,重慶窟窿探險隊隊長楊志、隊員小蔥(女)、丁長渝、羅雁、張濟、霍宏、張彬等8人,再次來到這里,他們要再探此處的“萬丈坑”。

  他們已來了三次,已探到655米深,是现在中國人在自己領土上探得最深的豎井洞。之前,國內已被探明的豎井洞中,最深的是武隆的1020米“冒氣洞”,排名第二的也是武隆的775米“大坑”,但這兩個洞均是英國紅玫瑰窟窿隊探出的。

  “作為窟窿資源豐富的大國,在国际探洞界卻沒有話語權,我們這非必须來改寫這一歷史。”隊長楊志一邊說一邊向隊員分配任務。鑽錨點、安掛片、架繩……不久,一根幾百米的繩子,垂下深不見底、令人眩暈的洞內。

  女隊員小蔥手持下降器,榜首個掛上懸崖邊。別看她表面文弱,但是重慶探洞界“一姐”。面對乌黑的萬丈深淵,她控制著下降器,讓漆黑將自己一點點吞噬。“萬丈坑,我又來了,你那逶迤的洞道、旖旎的地下森林、容纳一切的深度,以及從沒被人呼吸過的原始空氣讓人著迷!”

  接著,其他隊員顺次下降,到達一號營地是3月1日清晨3時,該處距洞口約350米。到達營地,隊員們開始生火做飯,所謂做飯其實仅仅燒開水,因為他們的食物满是壓縮餅干、方便面、罐頭等食物。他們睡覺,便是裹一床睡袋,找一個能容身的岩石縫躺下,严寒堅硬的岩石頂得背生疼也不顧。1日下午5時,隊員們陸續“起床”,拾掇睡袋、嚼點干糧,再次啟程,向著更深的“地心”出發。

時間︰1日下午5時—2日下午4時

  下降深度︰210米

  “地下森林”之中

  變異動物活躍

  此時,隊員逐漸進入地下陰河段,河面最寬處2米,最窄處僅一人通過,水深約20厘米,水流緩慢,但暗潭眾多,稍有不小心,極易跌入。

  涉水幾小時,一個豁然開朗的巨大洞腔躍入眼簾。“天啦,這哪是地下窟窿,活脫脫一個地下森林。”隊員尖叫。洞腔足有一個籃球場大,地上亂石嶙峋、水流潺潺、溝壑縱橫,碗口粗的石筍長到10多米高,巨幅的石幔、參差不齊的石掛、盤根錯節的石柱……千奇百怪,就像一個原始森林,加之很多結晶體在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人行走其間,宛如進入童話国际。

  隊員發現,一只巴掌大的蝙蝠倒掛岩壁,正呼呼大睡,絲毫不介意人類闖入;一只手指長的蜈蚣,正在尋覓食物,因長時間日子在漆黑環境,它褪去了深褐色肌膚,通體泛白……不過,這些原住民中,警惕性最高的數一只癩蛤蟆,它皮膚已泛白,見人接近,当即兴起腮幫,似在告誡眼前的人類,別惹我……

  隊員們連忙拿出相機摄影,但為了少打擾這些原住民,他們沒作過多逗留,繼續下走。直到2日清晨3時,他們趕到坐落560米的二號營地,吃飯睡覺。

 2日下午4時,他們繼續下行。

  時間︰2日下午4時—3日清晨4時

  下降深度︰90米

  穿越地下瀑布

  隊員險被沖走

  很快,他們鑽出一條小縫,一個大瀑布橫臥眼前。隊員用激光測距儀器,為其量了一下身高,足有60米,屬罕見的窟窿大瀑布。

  欢喜之余,隊員面臨一個艱難選擇︰繼續下降,水的巨大沖擊力,不光對繩子、下降器等器械是個考驗,更是對操作者嚴峻考驗,一旦發生脫滑事端,後果不胜設想。還有,隊員衣服被淋濕有失溫危險,輕者體力急劇下降、嘔吐、暈厥,重者危及生命;不下,本次探險就此告終,因為底子無法繞道。

  隊員們召開緊急會議,我们共同決定,選擇瀑布邊緣下降。隊長楊志榜首個下降,刺骨的水打在他身上,不僅冷得瑟瑟發抖,更是鑽心痛苦。20分鐘後,對講機響起楊志的聲音︰“安全,第二個下!”我们懸起的心才放下。

  輪到丁長渝,隊員的心再次懸起。“我連地上瀑布都沒下降過。”丁長渝决心缺乏,將身體掛上瀑布邊沿,他的心更是懸到嗓子眼,1米、2米、3米……水流巨大的沖擊力讓他窒息,神智模糊。忽然,他手一滑,身體被沖得急速下降。“抓緊,抓緊……”隊友大喊。丁長渝拼命抓住下降器,在下降器卡鎖下,他身體隨即制動,隨後成功落地,嚇得他和隊友癱坐在地。

  我们再次作了簡短休整。到這里,他們已下降了650米。3日清晨4時,他們再次出發。

時間︰3日清晨4時—4日正午1時

  下降深度︰170米

  到達窟窿底部

  勇士完结壯舉

  接下來,“路”更難走,洞道變成向“地心”延伸的縱向夾縫,此處距離地上已700多米。

  隊員們沿著縫隙上端,背靠一側石壁,手腳支撐著另一側石壁,一點點往前挪。他們手臂、背心、膝蓋磨破了皮,發出鑽心痛苦,可絲毫不敢松勁,因為一旦跌下,人將變成“千年肉塞”,無法營救。

  在命懸一線的縫隙中,隊員們前進了100多米,前方出現一堆巨石,堵住去路。透過石縫,楊志發現前面還有洞道,但縫隙太窄,無法通過,便用錘子敲,期望鑿出一個通道。4位隊員輪番敲了3小時,收效不大。所以,大伙讓身段瘦弱的小蔥進入,她側身爬進洞內,洞道越來越小,轉身的地步也沒有,再往前,是地下河水封住洞道。

  “這應該是洞的底部。”4日正午1時,小蔥拿出激光測距儀,一個數字映入眼簾︰820米(正負誤差10米)。這時,一切隊員連日征戰的疲勞、恐懼頓時一掃而空,擁抱、哭泣……盡情發泄著自己的情緒。

  “他們確實有發泄的理由。這個數字改寫了中國第二深豎井洞的紀錄,并且是由中國人自己探出的,無一國外人員參與……”全程進洞跟蹤采訪的《中國地舆》雜志社兩名記者,一樣激動異常。

  4日正午,隊員們沿著下降時布下的繩子,运用上升器,用了4天原路回来。直到8日清晨3時,榜首位隊員終于看見洞口的星光,最後一位隊員出洞已是下午4時。歷經8天暗無天日的日子,隊員們一個個像地里爬出的野人。

  昨日,楊志告訴記者,該洞首要價值是深,風光雖旖旎,但洞道太窄,不宜商業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