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今日要闻 > 法制 > 北京首个红通令被捕者孙新当庭认罪

北京首个红通令被捕者孙新当庭认罪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昨日上午孙新在北京二中院受审 供图/王鑫刚

  原北京市新闻出版局方案财政处出纳孙新,移用公款2275万炒期货,1802万未归还,后孙新逃往国外达7年之久。2015年6月8日孙新从柬埔寨被押送回国。昨日上午,因涉嫌移用公款和贪婪罪,孙新在北京二中院受审,他是北京市首个被抓回的“红通”人员,也是第一个受审的。

  案发后逃跑泰国 7年后被抓回国

  孙新是北京人,之前从前是北京市新闻出版局方案财政处的出纳。他涉嫌使用职务便当,将上千万元公款转入自己担任法人的公司进行盈利活动,其间部分金钱被转入期货买卖所和证券买卖所进行买卖。2008年10月,孙新因案情暴露逃跑出境,2009年4月经过金边国际机场进入柬埔寨,之后他在柬埔寨一座工厂里化名担任管帐,并潜藏了近7年时刻。

  2015年4月,依照“天网”举动一致布置,国际刑警安排我国国家中心局会集发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糜烂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赤色通缉令,其间就包含孙新,他位列赤色通缉令第16号。

  2015年5月,北京市追逃办得到孙新藏身于柬埔寨的音讯后,当即组成追逃工作组赶赴柬埔寨。在公安部“猎狐2015”柬埔寨工作组、我驻柬大使馆的大力合作与协助下,经中柬两国司法法律部分共同努力,成功将孙新缉拿归案。

  上一年6月8日,在逃跑7年之后,孙新从柬埔寨被押送回国。他是发布百人赤色通缉令后,北京市首个被抓回的红通人员。

  涉移用公款贪婪两罪 回绝家人旁听

  据了解,开庭前孙新一向坚持不让告诉他的家人,他以为自己跑了那么长时刻,没管过爸爸妈妈、孩子,对不住自己的家人,不愿意将家人卷进自己的案件中。因此在昨日的庭审中,孙新的家族并没有到庭旁听。别的,2006年孙新就与妻子离婚了,孩子也判给了妻子,离婚两年后,孙新流亡。他与前妻孩子并没有什么联络。

  昨日上午,穿戴灰色上衣的孙新被带入法庭。

  依据检方指控,2001年7月至2008年1月,孙新使用担任原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财政出纳,担任出入公款、保管银行预留印鉴、支票等单位财政手续以及收取银行对账单等职务便当,将单位公款合计2275.18万元转入其操控的个人证券账户,用于证券买卖,并先后归还472.46万元,其他1802.72万元没有归还。

  检方以为,孙新移用公款用于盈利活动,数额巨大不交还,还带着移用的公款逃跑,应以移用公款罪和贪婪罪追查刑事责任。

  挪公款炒期货亏本 案发前归还470万

  在法庭上,关于所涉罪名和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孙新表明“没有贰言,也没什么好说的”。在答复关于自己的作案动机,孙新表明,从前他在做证券买卖的时分从前亏了钱,他想移用一笔钱,等挣了钱之后,再把公款还回去。但依据检方的查询,从他的买卖账户每一笔进出账来看,他在自己的期货买卖现已亏本了上千万元之后,仍然在持续移用很多公款。

  检方出具的依据显现,孙新最早一次移用公款是在2007年1月,他将65万元直接转入自己操控的一信托公司,不久又转出了1258万元,最终一笔则是2007年4月,他将1009万元转入他的公司里,案发前总共归还了470余万元。自2001年7月至2008年1月,孙新将公款总共转入14个账户中用于证券买卖,主要是做期货,在这14个账户中孙新总共转入 6000多万元,转出4800多万元,至案发时共亏本1240余万元。

  2007年12月,孙新被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免去了出纳职务,就在这时,他又赶忙移用了600多万。次年3月,他用假造的财政文件与继任者完成了交代。2008年10月21日,继任者前往银行就事,才发现协议存款账户现已在2006年销户了,所以赶忙跟单位陈说。当天,单位要求孙新回去说清楚状况,但从次日起,就现已联络不到他了。这几天里,孙新匆忙取出了50多万元,兑换成外币后,经由罗湖口岸出境逃往泰国。他说他经过黄牛兑换了外币,慌不择路地逃到泰国,由于签证将到期,又跑到柬埔寨。

  逃跑国外靠打工为生 称自己自取其祸

  关于自己在泰国的日子,孙新说,其时自己惧怕赏罚,便跑到了国外,从泰国到了柬埔寨,这几年过的是隐姓埋名的日子,处处避祸,处处打工,日子十分困难。由于怕他人发现所以干不长,干几个月就到下一家单位去打工,详细的便是他的特长,做些财政管帐工作。想着可能会拖累家里人,他也不敢和家里人联络。他曾想过自首,可是由于觉得比较严重,没有敢。

  在法庭上,孙新关于指控表明没有贰言。在法官核实他的个人信息时,问到他的家庭住址,由于严重,他踌躇了一下说,“我记不住了,记不清楚了,好像是丰台区。”之后,他在法庭上很缄默沉静,只要法官提问时才会用一两句话进行答复,说得最多的是“我认罪”。

  在作最终陈说时,孙新说:“由于贪念移用公款,工作暴露后,我挑选躲避。在国外时,我因思念亲人常常潸然泪下,常常被恐惧感、失落感环绕。我真挚悔罪,我今日沦落到这个境地,是我自己自取其祸。期望法庭能给我一个时机,让我用余生归还罪行。”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责任编辑:马常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