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明 > 区域文明 > 客家文明—客家前史人物—闻名客家史学家罗香林

客家文明—客家前史人物—闻名客家史学家罗香林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1月14日17:29 (来历:中华五千年)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罗香林(1906~1978年),字元一,号乙堂,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县宁新镇水楼村人。早年结业于清华大学前史系,师从梁启超、王国维等闻名学者。历任中山大学、暨南大学、中心政治大学、广州国民大学、广州文明学院等校教授,并任广州中山图书馆馆长,广东省政府委员兼省立文理学院院长。1949年移居香港,先后在新亚书院、香港大学等校任教,获香港大学终身名誉教授衔。罗香林学识渊博,治学严谨,执教之余勤于著作,一生著书42种,宣布学术论文近300篇,凡所著作,遵循科学态度,具有较高学术价值,深为史学界所推重。
罗香林在史学方面具有两大建树:
(一)拓荒了客家研讨的先河。
20世纪30时代,黄某等学者编著的广东乡土前史、地舆教科书及某些报刊、志书对客家进行侮蔑,妄称客家“非汉种”,并将客字加上“犭”旁,引发了屡次关于客宗族属大论争。罗香林积极参与论争,并据其多年对民族史的研讨及客家文明的查询,撰写了《客家研讨导论》,科学地证明晰“客家为汉族里头的一个支系”,有力地驳斥了将客家诬为“言语啁啾不甚开化”、“粗野的部落,退化的公民”等种种论调,保卫了客家人的社会位置。
50时代初,罗香林推出了客家研讨的又一力作《客家源流考》,从中华民族的构成和演进说起,对中华民族中客家的源流和体系、客家的散布及其天然环境、客家言语的特征四个方面进行具体的分析和考证,是客家研讨方面的经典之作,为客家研讨奠定了坚实的根底。现撷录 《客家源流考》中关于纯客住县和非纯客住县的记载:
(一)江西省:江西一省,计有纯客住县:寻邬  安远    定南    龙南   虔南    信丰    南康    大庾    崇义   上犹
其非纯客住县,已知的,则有: 赣县   兴国    云都    会昌    宁都     石城    瑞金    广昌    永丰    万安     遂川    吉安    万载    萍乡    修水     吉水    泰和
(二)福建省:福建一省,纯客住县,仅:宁化    长汀    上杭    武平    永定    将乐    沙县    南平
其非纯客住县则有:清流    连城    龙岩  明溪    平缓     诏安    崇安
(三)广东省:广东的纯客住县,计有:梅县   兴宁   五华    平远    蕉岭     大埔    连平    平和    龙川    紫金      仁化    赤溪    始兴    英德    翁源
至其非纯客住县则有:南雄    曲江    乐昌    乳源    连县    连山    阳山    惠阳    海丰    陆丰    博罗    增城    龙门 宝安    东莞    花县    清远    佛冈    开平    中山    番禺    从化    揭阳    饶平    信宜    潮安    河源    丰顺    鹤山    封川 徐闻    阳春    三水    防城    合浦    临高    陵水    钦县    广宁    惠来    儋县    定安    崖县    化县    澄迈    万宁    潮阳 新丰    罗定    台山
(四)广西省:广西一省,没有纯客住县,其非纯客住县则有:桂平    贵县    苍梧    平南    博白  郁林    北流    藤县    贺县    武宣    象县    横县    武鸣    陆川    宜山        柳州    融县    昭平    平乐    永淳     钟山    荔浦    三江    罗成    柳城    宾客    阳朔    蒙山    兴业    隆山      迁江    东兰    南丹    信都    修仁      凤山    那马    榴江     崇善   宜北     绥渌    中波    宁明     明江    河池
(五)湖南省:湖南一省,亦无纯客住县,其非纯客住县则有:汝城   郴县  浏阳   平江  宜章
(六)四川省:四川一省,亦没有纯客住县,惟非纯客住县则较湖南为多,计有:涪陵    巴县    荣昌    隆昌    泸县    内江    资中    新都    广汉    成都    华阳    新繁     灌县
(七)西康省:客家迁到西康的,仅有非纯客住县的会理县一县。
(八)贵州省:客家迁到贵州的,也仅有非纯客住县的榕江县一县。
(九)台湾省:台湾无纯客住县,其非纯客住县则有:彰化    新竹    高雄    屏东    苗栗
(二)奠定了我国族谱学的位置。
60时代,罗香林撰写成《我国族谱研讨》一书,提醒了我国族谱的撰述目标,阐明晰我国民族的搬迁,社会演进,文物盛衰,遗传优生,及其与我国前史之联系,我国族谱往后开展方向等,拓荒了继甲骨学、敦煌学、书籍学之后的又一史学新学科范畴,成为我国前史科学中的一个重要分支。
罗香林首要著作有:《我国族谱研讨》、《我国民族史》、《我国通史》、《乙堂文存》、《傅秉常与近代我国》、《唐代文明史》、《唐代桂林之摩崖佛像》、《唐元二代之景教》、《客家史料汇篇》、《客家源流考》、《客家研讨导论》、《幼山府君年谱·一卷》、《明清实录中之西藏史料》、《前史之知道》、《梁诚的出使美国》、《流行于赣闽粤及马来亚之真空教》、《百越源流与文明》、《罗芳伯所建婆罗洲坤甸兰芳大总制考》、《西婆罗洲罗芳伯等所建共和国考》、《蒲寿庚研讨》、《陈兰甫与广东学风》、《颜师古年谱》、《香港与中西文明之沟通》、《国父之大学时代》、《国父家世源流考》、《国父在香港之前史遗址》、《国父与欧美之友爱》、《风俗学论丛》等。

附录一:罗香林《客家民系的构成》

何谓"客家"?我国史学界向来以为,从华夏南迁的汉人称客家。由于唐宋间有"给客准则",有"客户"之籍,与当地的土著相对而言。《辞海》在"客家"条目载:"相传西晋永嘉年间(4世纪初),黄河流域的一部分汉人,因战乱南徙渡江,至唐末(9世纪末)以及南宋(13世纪末),又大批过江南下至赣闽以及粤东、粤北等地,被称为'客家',以别于当地本来的居民,今后遂沿用而成为当地汉人的自称。"近几年来,许多学者宣布不少学术论文,对"客家"称谓的界定有不同的观念,计有下列几种:
(1)"客家"一词,作为民系的称谓,在内在上有其规定性,是由其差异于其他民系的特征所决议的,并不是与当地本来寓居的土著相对称谓。假如"客家"的称谓是与当地本来土著相对称的说法能够树立,那么,前史上流落异乡的流散,在久居之后,都能够称为"客家",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
(2)前史上的"给客准则"的所谓客户,实际上是汉魏以来在严酷的封建克扣和土地吞并下,不胜战乱和压榨而颠沛流离的农人,称为"流散"或"流人"、"佃客"等,唐朝时更在户籍上有"主户"与"客户"名字。"客户"实际上专指佃客、田户。主户、客户以是否占有土地为差异规范,主户失掉土地即为"客户",客户能有土地,也成为"主户"。可见"客家"称谓不可能是来自"给客准则"的"客户"一词。
(3)假如"给客准则"的"客户"指华夏迁来的民族,那么同是由华夏迁来的汉人,久居闽南漳泉一带则称为"河洛人",其方言为"河洛话";久居闽东的通称为"福佬人",其方言为"福佬话";久居广州一带(包括大部珠江三角洲)的称为"广府人",其方言是"粤语"。他们并不称为"客家人"。
(4)以为衣冠南渡的汉族是编户齐民,乃是主户,土著不属编户,免纳贡赋,应是客户,所以"给客准则"的客户不是攻略迁的汉人。
(5)以为在唐宋曾经迁来的汉人是主户,唐宋时迁来的是客户。
总归,议论纷繁,观念纷歧。咱们以为,客家人的界定应根据科学的规范,既不能彻底从源流来确认,也不能扔掉前史现实来臆断或推理。虽然源流说在必定意义上能解说华夏民族南迁构成客家人这一史实,但还阐明不了汉民族多民系的杂乱演化成客家人这一史实,但还阐明不了汉民族多民系的杂乱演化问题,特别南迁后的演化成果。"......界定客家人,应该全面地、本质地对客家人进行科学归纳,即应从民族概念的内在共性和构成民众的特性即特性相结合的视点进行科学归纳,特别是对客家民系的特性特征作出科学归纳,给予精确的界说......那么,什么叫做客家人呢?我以为可归纳为:由于前史原因构成的汉民族的一起安稳的客家民系,他们具有一起的利益,具有一起安稳的客家言语、文明、风俗和爱情心态(即客家精力)。凡契合上述安稳性人,就叫客家人,不然就不能称之为客家人。"
"客家民系作为汉民族一起体中的一个重要民系,在其本身的构成和开展进程中,除其所具有的本民族的地域、言语、经济生活和心理素质外,又有着本身的许多特征,从而与本民族的各前史、文明特征既同又异、同中有异,呈现出共性与特性一致,一般性与特别性共存的联系。""南迁的华夏汉族、客家先民及其后嗣在迁徙进程中和在自己民系构成和开展进程中,所遭遇到的种种应战,天然不同于华夏区域。一方面,客观的生活环境迫使他们对本身原有的心理素质要作些恰当调整;另一方面,迁徙进程中心然发作的与旅居地土著、他族的相互影响、交融甚至争斗,也会以这样或多或少那样的方法,改动着他们原先的心理因素。这样,在地舆环境、前史传统、民族交融以及迁居地经济生活等许多效果的相互影响下,南迁的华夏汉族在心理素质方面,天然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调整,改动和从头整合。一旦这种调整、改动和从头整合得以完结,客家民系也就终究构成了。"
特别需求指出的是客家言语至今仍作为古代汉语的"活化石"而流行于粤东、闽西和赣南等客家区域,并成为现代汉语中一个独立的方言体系。这种一起的方言体系的终究构成,也是客家民系构成的一个重要标志。故客家民系的构成亦应是以一起地域、一起言语、一起经济生活和一起心理素质四大要素为其标志。"当然,构成民系的榜首要素是人,要有优势的人群实力,才干构成自我优势的环境,才干变成以自我祖源为本,又同新环境相交融的特性,并持续坚持和开展。"客家民系的构成时期为五代至赵宋年间,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前史。
总的说来:
1、客家人是汉民族(华夏民族)一起安稳的民系之一。在古代前史上,华夏民族南迁后曾与百越族或其他少数民族相交融,历经千年,但其形神气质仍是华夏民族而无变异,有一起的安稳性。
2、客家话是客家人的一起言语。闽粤赣三省相连的客家人,言语根本上相同或相通(仅仅有个别县的言语受其他语系的影响,但也还保存客家话的根底,仅仅语调上有所差异)。如长汀城与宁化治平人的言语彻底相同;长汀城客家话与广东本系梅州、江西赣南的客家话彻底能够相通。离别家园五六十年归来的华裔,彻底不会忘掉并且能很天然流利地讲家园客家话。客家话与粤语(广府话)、福佬话(闽东)、河洛话(漳泉)方音都无联系,而与河南中州(郑州一带)音韵却有不少相通的当地。美国耶鲁大学韩廷敦教授说:"客家话源出北方,他们的方言......像中州河南的话。"中州话为河南郑州的土话,与客家话十分类似。
3、客家人有特别的客家文明和风俗。从明清遗留下来的永定圆形、四方形土楼群,结构扎实,高大宏伟。宁化安泰、安远,长汀涂坊、宣城,广东兴宁、梅县的多层围龙屋,长汀的九厅十八井,标志着客家的的修建艺术,其结构一起,是客家人旅居异乡聚族而居,群体式的"客家大屋"的见证。特别永定土楼一起的修建引起了国际修建学界的注重与欣赏。"永定土楼是永定公民的文明财富,也是我国公民的文明财富,也是国际公民的文明财富。"武平中山的"百家姓聚居地"和"军家方言岛"是客家研讨中值得注重的文明现象。
《晋书·王导传》云:"许久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南迁的成果,构成了洞庭湖、鄱阳湖、太湖三个支派的汉族民系。鄱阳湖支派即为现在客家民系的先民。他们是本来寓居在山西和河南等地的汉人,逃到安徽、湖北、江苏至江西,再沿鄱阳湖迁赣南和闽西各地。
据《嘉应州志》载:"今之土著多来自元末明初,以耳目所接之人,询其所来自,大略多由汀州之宁化,其间亦有由赣州来者。其言语声响皆以汀赣为近......。"现在嘉属不少氏族的族谱、家谱明载由元末明初迁来,足资佐证。
客家是中华民族中的汉族南迁的一支民系,即闽、粤、赣系。客家人的聚居地为闽西、粤东、赣南这块三省相连的区域。这里有33个纯客家县,是客家人上千年前史的拓荒地。汀州宁化石壁村是宋元曾经客家南迁的中转站;梅州市、兴宁、大埔等地是明末清初客家人的中转站。向海外开展的以粤东、粤南、闽西、闽南为多。汕头、厦门自清末民初以来,已是我国两个闻名的华裔口岸。香港、深圳、南洋群岛各商埠的港胞、侨民(其间一部分是客家人及其后嗣)所保存的谱牒,以及有关海外客家源流的研讨资料,都阐明他们的祖先是华夏汉族南迁入闽,曾留居汀州宁化石壁,后经长汀、上杭、永定入广东汕头出海,或由闽西、闽南经厦门出海,或经广州迁徙香港、深圳及南洋各地的。
客家前史上通过几次大迁徙,曲折南来,源源不绝。客家儿女散布国际五大洲,脚印启蒙遍全国。他们天边飘流,旅居番邦,而爱国爱乡的传统世代相传。客家人是今世国际上散布规模最广、影响最为深远的民系之一。
附录二:罗香林《客家人的迁徙》

客家人是汉族一个体系清楚的支派。客家先民是由于受到了我国边远当地部族的侵扰,才逐步从华夏曲折迁到南边来的。秦始皇灭六国,一致我国后,为了避免边远当地游牧民族的侵扰,构筑万里长城,戍驻重兵。旋又派尉屠睢率大军区50万驻岭南,以防南越族的侵略。秦皇还将先期滞留在豫、皖、闽的逃亡客人驱赶到广西兴安不受欢迎筑灵敏渠运河,于铧咀当地将先期滞留在豫、皖、闽的逃亡客人驱赶到广西兴安县筑灵渠运河,于铧咀当地将汀江和湘江和漓江凿通,以便运军输粮,持续向南疆用兵。秦亡后,这支巨大的部队没有北返,持续留在当地,成为客人,这是大批汉人南下之始。
客家先民自华夏迁居南边,总计大搬迁5次。其他零散迁入或自各地以服官或经商而迁至的,那就不能悉计。秦汉之间,赵佗自立为南越王。汉武帝时,发大兵南下平定南越,然后在秦代南疆三郡的根底上设置九郡,其间就有闽中郡。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群雄割据,战乱频频,烽烟连天。寓居在黄河流域的大批汉族民众,纷繁往南搬迁,这便是所谓"群雄争中土,黎庶走南疆"。三国时,曹魏曾选用引起边民内迁的方针,延至西晋。建武年间,晋元帝率臣民南渡,这便是前史上闻名的"永嘉之乱,衣冠南渡"。从汉末至东晋,华夏汉人南迁长江流域,这是榜首次大迁徙。东晋时期,长江流域战火纷飞,汉族民众又持续向南搬迁。罗香林教授《客家源流考》称:"迄晋武帝一致我国,又以只见及三国割据的由来,而尽罢州郡兵权,边州因而空无。会八王相继作乱,国力因而削弱,边区内徙的部族,便得相继乘机而起,于我国内地的一部分,树立他们的割据政权。晋代的中心政府,不得已也迁到建康,便是现在的南京,内地的公民有搬迁力气的,或有搬迁时机的,都相率南迁,其时称为'流人'。"其时,福建地处东南海边,局势较为安稳,因而南迁的华夏民众一批一批涌来,沿武夷山南下或由赣南到汀州、宁化的石壁寨(现名石碧村)一带,然后持续移迁汀州郡各属地;一部分人则由赣北散居各邑。入汀的华夏民众与当地闽越族、畲族逐步交融,成为汀州前期客家人。前厦门大学、中山大学魏应麟教授曾说过:"汀州的客家人来自华夏的氏族与闽越族的结合。"《客家源流考》指出:"这些南渡的人们,在政治方面,支撑了东晋以来朝代的局势;在经济方面,开发了南边的工业,增进了南边的生计;在民族方面,添加了内地公民和南边部族如百越族(包括闽越族)、一部分苗裔(包括畲族)的交融......"
据李吉甫《无和郡县志》载:唐代"开元时有29690户近两年10万人入闽"。大批的移民入汀始于此刻。由于华夏汉人连续流入,人口不断添加,遂于唐开元二十四年设置汀州。汀州坐落闽西,与粤东、赣南接壤,最早有长汀、黄莲(宁化)、新罗等邑,规模宽广,纵横近400公里。据《通典》,唐贞元前已有5330户,人口1.6万人。户口计算所显现的数字首要是汉人。
唐总章二年,闽粤之间有少数民族不满政府压榨,聚众抵挡。朝廷下旨命左郎将陈政为岭南行政总管,统率大军入闽镇守。唐咸通年间,驻军因故叛变,以宠勋为首,率军进攻华夏,朝廷费了适当力气方予以平定。不久,冤句人黄巢联合庞勋余众,揭竿起义,其势甚速,从河南、山南二道进军淮南、浙东、赣北、赣中、闽北、闽中,又折回赣、湘、桂东,南下广州,出转湘、楚、安徽,渡淮水,攻下洛阳,进入长安。十几年骚动,使得我国各地公民分头迁徙。昭宗时,王潮、王审知参与寿州王绪起义,有5000余人渡江南下。这些人多来自河南光州一带,称为华夏氏族,入闽汀者大多留居。
黄巢的部下朱温屈服唐朝,被颁发宣武节度使之职。天佑元年,朱温弑唐昭宗,越两年受禅为帝,总算夺取了唐朝政权,改国号梁,开端了五代纷争的割据局势。据志载:后梁时(897年),王审知被朱温封为闽王。王审知为了顺时应人,的确做了一些有利于公民的事。他"折节下士,开门兴学,以育才为急。凡唐末士大夫避地南来者,皆厚礼延纳,筑'招贤院'以馆之。"所以华夏士大夫纷繁带着家眷,不避艰苦,爬山越岭,分路入闽为王审知效能。从东晋至五代,汉人又由长江流域南迁,这是第二次大迁徙。其时华夏氏族入汀者数以千计。故汀城建有白马庙,奉祀王审知。
宋高宗南渡,金人南下,元人入主,客家人之一部分,又由闽赣分迁至粤东、粤北。这是第三次大迁徙。在此期间,华夏氏族逃亡入汀者日众。听说陈朝皇室陈元光裔孙陈叔明共有九子,成为巨族,奉谕凡巨族分家,乃散处神州。"九子分神州,满子封汀州"的陈魁(其实为第六子),字参琬,敕封大夫,带着家室97口迁汀州,为汀州陈姓鼻祖。陈氏便是宋代入汀的。其时的汀州,地广田多,人口日殷,竟达到10万之众,可谓盛矣。据史志记载,自东晋以来直到宋代晚期,是华夏公民很多涌入闽、粤、赣三省边区的时期,由于闽西、粤东、赣南山水相连,土地肥活,气候温文,有江河之利,而人口相对稀疏,迁来的华夏流徙民众到这里有田可耕,有安身之地,环境较为安稳。汀州宁化石壁寨是其时江西入闽和闽北南来的重要通道,成为华夏人入闽的中转站和客家许多姓氏先祖的居留地。黄遵楷所撰之《先史公度现实述略》一文中说,就在此刻,"散居于汀州、邵武各属的客家人,再迁梅州"。《嘉应州志》卷三十二《丛谈》也说:"闽之邻粤者相率搬迁来梅,大约以宁化为最多......"客家人从华夏迁徙到我国南边,以及出海至南洋群岛甚至国际各地,有一大部都通过了汀州宁化石壁。从《客家源流考》、《客家源流研讨》所引的"族谱"和客家姓氏根由的研考,大致能够梳理出曾留居汀州宁化石壁的客家前期姓氏。据《百家姓辞典》及"族谱"初步计算:
晋代永嘉之乱后,由华夏南迁入汀州宁化石壁寨的有:卓、罗、郭、詹、邱、多么姓。
唐朝安史之乱先后八年(755-763年)及至唐末迁至汀州宁化石壁寨和长汀县的有:廖、郑、温、陈、王、蔡、杨、古、吴、沈、薛、钟、周、刘、卢、李、苏、张、阙、曹、罗、邓、伍、江、梁、谢等姓。
北宋、南宋抗御辽、金,以及宋末抗元,烽烟江南,几无宁日,在这期间先后迁徙汀州宁化石壁寨和长汀等地的有:曾、谢、邹、欧阳、胡、孙、赖、游、兰、魏、邓、巫、吴、宋、罗、林、江、黄、彭、梁、简、汪、范、赵、官、徐、傅、潘、翁等姓。
据《上杭县志·氏族志》载:自汀州宁化石壁经长汀迁上杭县境的计有:丘、江、朱、伍、严、李、官、罗、陈、袁、范、张、龚、黄、曾、詹、谢十七姓,所迁时代多在宋朝,宋代曾经的很少。据永定县查询:唐末五代迁徙入永定的现仅存阙氏一姓,南宋迁入的有:卢、廖、郑、胡、江、巫、林七姓。
赵匡胤一致我国,完毕了五代十国的大割裂局势。可是赵宋王朝很少过几天安静的日子。100多年今后,金灭辽复又侵宋,破汴京,掳徽、钦二帝,北宋亡。宋高宗迁都于临安树立南宋政权今后,政治一天天糜烂,国家一天天虚弱。公元1234年,元灭金,并吞华夏。接着,元军南下,南宋亡。景炎二年(1277年)正月,元兵攻破汀州,是时文天祥、张世杰、陈宜中、陆秀夫等犹力求反抗,抢救宋朝江山。闽粤赣义民纷繁起来反抗元兵,所以闽粤赣接壤地成为抗元曲折攻守的战场。向日寓居在这里的客民失利后,大批曲折流入广东东部大埔、梅县、兴宁及粤北一带,另辟安身的地点;有的战死于罔州或崖山,有的流落于岭南海隅。
明朝永乐年间,从浙江、江西、安徽迁汀很多客户,一是避差役,二是顶军、奉例屯田的新客户。汀州的客家人,通过明朝一代安居乐业,人口剧增。据考至明末清初,南迁来汀的姓氏已超过了百家姓。
明末政治糜烂,又值比年灾荒,赤地千里,生灵涂炭,加金文官贪敛,武官诛戮无辜,致使官逼民反,农人起义,各地峰起。清军入关,进逼京师,朝祚已衰,无可抢救。石头城内福王糊涂,马、阮掌权,营私舞弊,诬谄忠良。清兵南下,大军压境,大臣史可法殉难,南都失守,福王出降,凄风苦雨,遍于国中。弘光元年乙酉,唐王聿键监国于福州,旋即皇帝位,改元隆武。隆武二年,郑芝龙受清统帅的贿赂,并许以"闽粤王",竟尽撤仙霞关的驻军,清兵入闽。客家大众奋起反抗。但是清兵连骑追至,隆武帝汀州蒙难,随臣殉国,汀洲、赣州文臣武将,自刎、自缢、跳水或引火自焚者均有。大批民众慌乱避祸,分迁至粤中及沿海区域,甚至川、桂、湘及台湾,且有一小部分迁至贵州南边及西康之会理。此为客家人第四次大迁徙。明末清初张献忠农起义失利后,四川一带遭兵火之灾,田园旷费,地广人稀。康熙年间诏命农人迁往拓荒垦殖,这是清代有名的一次大迁徙,所谓:"移湖广,填四川。"
清同治年间,受广东西路事情及太平天国起义的影响,部分客家人分迁于广东南路与海南岛、台湾、香港、澳门、南洋群岛,甚而远至欧、美各洲。这是第五次大迁徙,是太平军失利今后的归于国际规模的搬迁。
客家先民东晋曾经的居地,北起并州上党,西届司州弘农,东达扬州淮南,中至豫州新蔡、安丰。上党在今山西长治县境,弘家在今河南灵宝县南20公里境上,淮南在今安徽寿县境内,新蔡即今河南新蔡县,安丰在今河南潢川固始等县邻近。客家先民虽未必出于这些当地,然此实为他们根本住地,欲考证客家上世源流,不能不注意及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