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明 > 区域文明 > 齐鲁文明—曾参:孔子誉其四德之人

齐鲁文明—曾参:孔子誉其四德之人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2月18日15:20 (来历:中华五千年)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齐鲁名士孔子说:“孝,德之始也;弟,德之序也;信,德之厚也;忠,德之正也。参也中夫四德者矣哉!”
  被孔子称为“四德”之人的曾参,现在已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心中的圣人。

  被后世尊称为我国历史上五大圣人的“至圣孔子、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都诞生在齐鲁大地上,他们一同创始了影响我国和人类文明历史进程的儒家思维。在嘉祥县曾子庙前门坊上,至今保留着两块匾额——“一向心传”、“三省自治”,记载着曾子这位孔子学说的首要传达者的奉献。唐韩愈在《送王埙序》中说:“孔子之道大而能博,门弟子不能遍观而尽识也,故学焉皆得其性所近。这以后离散分处诸侯之国,又各以其所能授弟子,源远而末益分。惟孟轲师子思,而子思之学盖出曾子。”在“孔子、曾子、子思、孟子”这个儒学传承头绪中,曾子是承上启下的人物。
  少年勤学师从孔子曾子,名参,字子舆,春秋末年鲁国南武城
  (今山东嘉祥县)人。生于公元前505年,死于公元前435年。他身世衰败贵族家庭,少年就参与农业劳动。曾子的父亲曾皙,是孔子的前期弟子之一。曾子十七岁那年,曾皙以为曾子需求进一步进修,便决议带儿子求师孔子。所以,曾子从鲁国南武城动身,经陈国到楚国追上孔子,成为孔子的学生。孔子对曾子的第一印象是“参也鲁”,也便是说曾子比较质朴、老实。
  曾子学习的最大特色是勤学好问。他说:“正人要爱惜时刻用于学习,有适合的时刻就要学习,对疑难问题不逃避,简单的问题也不放过。”每次在孔子身旁,曾子必定提出问题,但凡吉、凶、军、国的礼仪,惯例和权变的办法,没有不问个终究的。《礼记》中有篇《曾子问》,记叙曾子一次向孔子讨教就达四十多问。
  曾子非常重视本身品德品质的涵养,他把学业与本身涵养严密结合起来。他说:“我每天屡次自我检讨:为他人就事是不是鞠躬尽瘁了?和朋友往来是不是做到诚笃了?教师教授的学业是不是温习了?”孔子以为曾子可以承继自己的工作,所以特别重视教授学业于他。有一天,孔子说:“有一种最高的要害的品德,用来管理全国,你知道吗?”接着把孝道体系地教育给他,教授的内容记录在《孝经》上。又有一天,孔子闲坐着,曾子陪着他,孔子又把治国的战略教授给他,教授的内容记录在《大戴礼记·主言》里。礼仪是儒家思维的重要内容,孔子也对他进行了耐性的教授,教授的内容记录在《礼记·曾子问》里。这种屡次的独自教授,不能不说是孔子对曾子的特别照顾和信赖。
  设教讲学堪为师表曾子终身从事的首要工作是讲学,他最迟在
  二十三四岁就开端设教讲学,几位首要弟子公明仪、阳肤、乐正子春、沈犹行都是南武城人,可见,曾子首要设教的地址便是其家园南武城。起先曾子设教于自己家中,后来学生增多,就搬入大户人家。曾子三十八岁时,受武城大夫所聘,设教于武城。曾子三十九岁时,脱离武城进入越国讲学。现郯城县西北六十里有磨山,相传曾子曾在那里授徒。曾子40岁时来到卫国,一待便是十多年。曾子在卫国不只教育,还宣布了一系列言辞,而且持续加强涵养,据守道义。他曾说:“晋国和楚国的财富我赶不上。可是,他有他的财富,我有我的仁德;他有他的爵位,我有我的道义,我有什么感到缺乏的呢?”
  曾子在他61岁时,从卫国回到家园南武城,持续设教讲学。曾子教授学生的一个重要特色,便是原原本本地教授孔子的教训。例如,一次曾子对他的学生子襄讲什么是英勇,就直接引证孔子的话,他说:“你喜爱英勇吗?我曾听孔子说过什么是最大的英勇:自我检讨,正义不在自己一方,既使对方是普通百姓,我也不恫吓他们;自我检讨,正义在自己一方,即便对方有千军万马,我也一往无前。”
  曾子教授学生的另一个特色,便是留意教育相长。《说苑·反质》记载着这样一件事:公明宣跟着曾子上学,3年不曾读书。曾子说:“你当我的学生,三年不学习,为什么呢?”公明宣说:“哪里敢不学习呢?我见先生在房内,爸爸妈妈在,呼叫的声响不曾让狗、马听到,我喜爱这一点,学习了但还没做到。我见先生招待来宾,恭顺节省却不懈怠慢待,我喜爱这一点,学习了但还没有做到。我见先生在院子,严厉对待下人却不诽谤损伤他们,我喜爱这一点,学习了但还没做到。我喜爱这三点,向您学习了但还没做到,我怎敢做您的学生而不学习呢?”曾子脱离坐席抱歉说:“我不如你,你是在学习啊!”
  曾子教授学生还有一个特色,便是捉住全部机会对学生进行思维和品德教育。曾子的学生有人将要到晋国去,对曾子说:“晋国没有我了解的人。”曾子说:“为什么要有了解的人呢?去吧。有了解的人称他为朋友,没有了解的人就去做他的客人。正人坚持仁慈,效果德行,先做后说,千里之外都是兄弟。假设你不知道加强学习涵养,那么便是你的亲人,有谁乐意接近你呢!”
  因为曾子教育得法,教育效果明显,在他三十多岁时就有学生七十多人,终究有多少学生已无从计算。他的学生中有效果者不胜枚举,最著名的有子思、乐正子春、公明仪、吴起等人。
  著书立说得正以终《颜氏家训·勉学篇》说:“曾子七十乃学,名闻
  全国。”这儿的“学”,应该是研讨学识、著书立说的意思。曾子晚年考虑靠什么传达孔子思维的问题,所以他安排学生在他的指导下编写书本。他们首要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编录起来,最终以子思为主修改成《论语》。一同曾子以为自己也应有书,所以在乐正子春等学生帮忙下开端编写《曾子》一书,最终由乐正子春等定稿。他们还一同编写了《孝经》、《大学》、《主言》等书和华章。
  曾子在重病中,仍记忆犹新教育学生,教育儿子。《大戴礼记·曾子疾病》记载,曾子的病况越来越重了,他对学生、儿子说:“正人尊重常识,就可以使德行高明明达;把常识运用于实践就可以使工作广大雄伟。德行的高明明达,工作的广大雄伟,不取决于其他,取决于毅力的加强算了。与正人往来,芳香就好象进了寄存兰芷的房间,时刻长了就闻不到它的香味了,这是与它同化了啊;与没有德行的人往来,腥臊就像走进寄存鱼虾的当地,时刻长了就闻不到它的臭味了,这同样是与它同化了啊。因而,正人要慎重地挑选他去效果工作的当地。”
  曾子有儿子曾元、曾申、曾华,孙子曾西,都以贤达出名。《说苑·杂言》中说:“孔子家的孩子不懂得谩骂,曾子家的孩子不懂得寻求权位,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爸爸妈妈长于教养。”曾子十五世孙曾据,有功于西汉王朝,封关内侯,因耻事王莽,率族员南迁江西,曾氏族员在南边得到开展,后又遍布全国,部分移居海外,成为名门望族,代代有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