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我国文学 > 管仲的立德建功与立言(图)

管仲的立德建功与立言(图)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6月19日10:41 (来历:中华五千年)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左传》言:“太上有立德,其次有建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谓永存。”愚认为,在先秦很多思维家中,能够全面完成此“三永存”者,唯管仲一人罢了。

    春秋战国时期是我国历史上云水翻腾、风雷激荡的大变革年代,在思维范畴里也呈现出诸子争鸣、百家蜂起的昌盛局势。这样一个年代,确实为五花八门的“士”供给了锋芒毕露、锋芒毕露的宽广舞台。但细心比较一下,则不难发现,此一时期的诸子百家多为布衣之士,他们笔下纵有千言,手中却无寸柄,因而也就无力遵循自己的政治、经济建议,无从查验自己理论的正确与否,更没有时机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唯有管仲和商鞅这两个人破例。

    管仲和商鞅不只有自己的一套思维,并且身居要职,手握重权,因而就有遵循自己的建议、躬亲实践自己的理论的时机。更重要的是,从实践的成果看,二人均取得极大的成功。史载:管仲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全国”,使齐国成为春秋时期第一个霸主。而秦孝共用商鞅,“推陈出新,民以殷盛,国以富足,大众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史记·李斯列传》),使“秦无敌于全国,立威诸侯”(《战国策》卷三),为秦灭六国、一致我国奠定了结实的根底。而假如再进行一番比较,商鞅尽管工作上成功了,但从个人视点看他又是失败者(最终被保守势力车裂而死);而管仲则否则,他在位的时刻长达40余年,功成名就,既是学识渊博的思维家,又是政绩斐然的政治家,能够说是先秦诸子中仅有成功的模范。即便在今日,管仲的思维遗产也仍有学习含义。

    在政治方面,管仲特别强调树立一套严格考核、录用和选拔各级官吏的方法。古人云:“圣人治吏而不治民。”《管子》的许多华章都讨论到这个问题。管仲建议,在官吏的录用与管理上,要“以劳受禄”、“受禄不过其功”,“故明主之治也,明分职而课劳绩”、“案其功而行赏,案其罪而行罚”。他还剧烈地批判以下三种不良现象:“一曰德不妥其位,二曰功不妥其禄,三曰能不妥其官。”他认为这三种现象都是国家的大患、骚动的本源。

    他提出的用人原则是:“德义未明于朝者,则不可加于尊位;功力未见于国者,则不可授以重禄;临事不信于民者,则不可使任大官。”用今日的话说便是在录用全部官员时,都有必要依据其实践的政绩,特别是要有取信于民的实在政绩,而不是虚伪的、外表的政绩。此外,他还总结出一套关于各级官员实施奖惩的具体方法。

    在经济方面,管仲把富民放在首位。他说:“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也。”他还说过一句传颂千古的名言:“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两千多年来,这句名言从前被我国历代前进的思维家重复传诵不停,也被历史上全部开通的政治家奉为圭臬之论。在古代,人们还无法把握唯物主义和唯物史观,但管子的这句名言却与唯物主义和唯物史观若合符节。

    怎么完成“富民”的方针呢?管子认为开展农业生产最重要。由于“五谷粟米,民之司命也”,“粟者,王者之本事,人主之大务也”。为了开展农业生产,就要“辟田畴、制坛宅、修树艺、劝士民、勉稼穑、修墙屋,此谓厚其生”。在古代,农业生产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向来为全部有为的统治者和思维家所注重,管子与其他绝大多数思维家不同的当地在于,他不只注重农业生产,一起也十分注重工商业。这正是他比先秦的其他思维家更高超、更睿智的当地。

    他说:“无市,则民乏矣。”“无末利,则本业何出?”因而管子认为,农、工、商各业有必要一起统筹,“务本饬末则富”。管子之所以有如此高超的见地,原因大概有二:他在从政之前,从前营商业多年,因而积累了丰厚的理性常识和实践经验;而主要原因在于,他发挥才华的政治舞台不是地处偏辟的西部内陆地区(例如商鞅),而是面对大海、经济比较发达的东部齐鲁大地。广阔众多的大海拓宽了这位思维家的胸襟和眼光,丰厚的实践经验更熔铸成他那深入、睿智的思维。

    在社会方针方面,管仲特别注重调理贫富差距。他建议:管理国家,要“上下有义,贵贱有分,长幼有等,贫富有度”。他认为,“夫民富则不可以禄使也,贫则不可以罚威也。法则之不可,万民之不治,贫富之不齐也。”又说“甚富不可使,甚贫不知耻”,因而,他认为统治者的首要任务便是及时地调理社会贫富:“散积累,钧羡缺乏,分并财利,而调民事也”。

    怎么调理呢?他的方法是“长者断之,短者续之;满者洫之,虚者实之”;“富而能夺,贫而能予,乃能够为全国”。怎么夺富予贫呢?他提出了以下办法:向富者征收消费税;约束有钱人进入某些职业,避免与民争利;直接运用行政手法,以迫使有钱人散其资产等。一起,对贫者要“厚其生”、“输之以财”、“遗之以利”、“宽其政”、“匡其急”、“振其穷”。此外,管子在对外贸易、钱银和价格、粮食等许多方面都有深入而精彩的论说,这些论说会集在《管子·轻重》篇里,为后人留下了名贵的思维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