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明 > 中国建筑 > 粉房琉璃街 梁启超和他的“饮冰室”(图)

粉房琉璃街 梁启超和他的“饮冰室”(图)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7月01日10:48 (来历:中华五千年)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拆迁中的粉房琉璃街

 

 

1921年出书的地图

 

    北京城文明名人荟萃,许多人最早来北京的立脚点便是各地在京建立的会馆。北京的会馆鼓起于明代,清代到达鼎盛,据光绪十二年出书的《顺天府志》记载,其时大大小小的会馆已达414处。

    会馆能够说是老北京的名人脚印留下最多的当地,比方坐落南半截胡同的绍兴会馆,便是鲁迅1912年来京后寓居的当地,他曾在那里写下《狂人日记》、《孔乙己》、《药》等永存的作品;坐落南柳巷的晋江会馆,曾是女作家林海音上世纪30年代在北京的落脚之处,《城南旧事》便是她以自己童年时在南城的这段日子为布景创造的;而坐落粉房琉璃街的新会会馆,则深深地打下了梁启超的痕迹,1916年,梁启超曾在这儿起草策划蔡锷安排护国军反袁世凯的《保国会规章》,他的许多作品也是在新会会馆完结的——

    提起粉房琉璃街,总简单让人想到做工精巧的琉璃制品或建筑宫廷用的琉璃瓦,可实际上这条胡同与“琉璃”并没有联系。据史料记载,这儿自明朝初年开端构成街巷,其时有一个姓刘的人家在街里开了家粉房,便是制造粉条的作坊,因制造的粉条家喻户晓,所以这条街就被叫做粉房刘家街,至清朝末年时改称粉房琉璃街,是由粉房刘家街的谐音演化而来的。

粉房琉璃街坐落宣武区东南部、菜市口以东,北口在骡马市大街,南至南横东街,全长约一里多地,是一条南北走向、比较平直规整的胡同,胡同北头东侧有响鼓胡同、福州馆街与虎坊桥相通,而在西侧,则有北堂子胡同与果子巷相连。

    粉房琉璃街虽然是从做粉条开端,可是据记载这儿却曾会馆聚集,只不过这些会馆因年代久远大都现已无存了。现存的也是最著名的当数新会会馆,因为戊戌变法首要倡导者之一梁启超曾旅居于此。这个新会会馆就在粉房琉璃街南口西侧的115号,从院门能够看出地形高过周围的宅院,但本来宽阔气度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然失掉,空荡荡的只剩下用红砖从头砌成的院门结构,加上院中连续盖起的斗室,院内凌乱狭隘,假如仅仅从门前走过,很难看出里边还深藏着大院儿。宅院坐西朝东,由东、中、西院及跨院组成,听说当年梁启超住在会馆中院的三间北房。

    梁启超(1873—1929),广东新会人。1895年跟从康有为发起“公车上书”,1898年参加百日维新,建议变法,曾出任袁世凯政府司法总长。梁启超“公车上书”和“百日维新”期间,就寓居在这儿。尔后,他才搬入东城区北沟沿胡同23号。梁启超将他在粉房琉璃街新会会馆的居室称为饮冰室,他自号为“饮冰室主人”,其作品乃至也取名《饮冰室合集》等。时光流逝,百年沧桑,现在已然看不出当年会馆的风貌,只要原址老屋尚在,不免使人唏嘘不已。

    粉房琉璃街历史悠久,胡同两边早年栽种的树木能够说是一大景象。参天大树枝繁叶茂,从胡同的南头绵延不断一向排列到北口,树梢直入云天,两边树冠许多已交错在了一同,如同给整条胡同搭上了天棚。夏日降临绿树成荫,整个胡同简直都在树冠的保护之下,酷热的阳光照耀下来,打在地上就成了光怪陆离的碎影,暑气顿消。

    我家是粉房琉璃街的老住户了,在这儿住了几十年,直到1991年因执行私房方针给房主腾房,咱们一家才搬走。有意思的是,我家房子的方位恰好是在粉房琉璃街东侧与响鼓胡同相通的把口,院门却开在了响鼓胡同里,也就成了响鼓胡同里仅有一座门牌是“粉房琉璃街”的宅院。

    粉房琉璃街因为早年几年就开端拆迁,整条街的东侧一面从南口开端向北已被拆了简直一半,盖起了高楼大厦,使这条胡同的南段变成了“半壁街”,街内其他的房子院墙有不少也都被刷上了大大的“拆”字,有的当地已是断壁残垣。但我仍是热衷于在这儿流连,感触古拙安静的胡同情怀,感念梁启超先生的墨客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