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中华传统文化 > 近代人物 > 张之洞有意两辱袁世凯:与袁两次晤谈中呼呼大睡(图)

张之洞有意两辱袁世凯:与袁两次晤谈中呼呼大睡(图)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8月16日10:49 (来历:中华五千年)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炎夏无事,找出一册《盛宣怀文件名人手札选》来看。这是一九九九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的书,收入孙中山、李鸿章、张之洞等名人与盛宣怀交游的、或与之有关的函件一百多封。盛宣怀是清末办洋务的大角色,也是其时个人财富最多的人,一向活到清亡今后。此书全部是五颜六色影印件。书价近三百元,我不记得我其时花这么大的价钱买此书何为?我又不是这方面的研究者。现在翻看这些,除了能够赏识书法和当年书札艺术以外,还可知道许多正史乃至别史所不载的前史末节,十分风趣,大可解暑中孤寂。花钱购得此书,也值。

    先说那位袁世凯,此集收入他致盛宣怀的函件三封。我看老袁家的那书法,真实不怎么样,只能牵强居于劣等,或曰不入流。袁世凯(一八五九至一九一六)比盛氏小十五岁。这三封信里都称盛氏为“杏公大哥宫保”,因为盛宣怀的字为“杏生”,官位为“宫保”;袁的信后自署名为“如小弟凯”,很自谦,也适宜。据此书编者称,在前期的与盛氏的信里,袁世凯一向是自称为“侄”的,跟着官位的升高,辈分也长了。这难道不是小人得势的姿态吗?袁世凯唯权势是仰是图,终身都是这个德性,直到当了洪宪皇帝。如同张之洞就看不上袁世凯的这副姿态。

    我为什么这样说?也是看到此集里的一封信想起来的。这信是郑孝胥按张之洞的指示写给盛宣怀的。郑孝胥可是清末一流大书法家,只因后来当了奸细,不为人提及。郑孝胥其时在张之洞幕中任“总案牍”,相当于现在的高档秘书。他在张的幕中有五年,与张相处得久,也就了解张的为人和特性。所以在此信的最终,他就与盛宣怀泄漏张之洞的这些特色。他说:“南皮(张是河北南皮县人──作者注)最能挑小过节,文字中无心疏略,或引为切骨之憾。我公凡与通辞之际,望稍加检核为妥。”看来这位张之洞是很能挑剔的人。张之洞自己才学极高,文章也美丽,假如要挑袁世凯之流的函件或言谈中的缺点,那真是挑不堪挑。后来有这样的为难工作呈现,不是偶尔的。一次,袁世凯到南京访问时任两江总督的张之洞,晤谈甚密。但正谈之时,张已垂头入眠,睡得很沉。袁只好悄悄地走。可是其时袁是直隶总督,按清朝的规则,总督收支衙门,有必要鸣炮。一鸣炮,张之洞醒了,从速追到南京下关,抱歉。不久,张之洞到北京,途经保定。他去拜见袁,接见会面中又照样演了这一出戏,于谈晤时大睡,使袁大为尴尬。关于这第2次会晤,清史未载,有人认为不实。可是其时在军政界已露头角的徐树铮在《视昔轩遗稿?致马通伯书》里说“树铮恭侍陪席”,是亲见这个局面的。徐的意思是要马通伯把这事写到《清史稿?张之洞传》里。

    张之洞这人,优点是廉洁,工作狂,没日没夜地干活;害处是脾气、习气都不大好。怒斥部属,以势压人。曾有人讽之曰“起居无时,号令不可;面目可憎,语言无味。”他在湖广总督任上,开展工业,兴办校园,修铁路,办工厂,能够说功莫大焉。但有研究者指出,他的幕僚中,杰出人才甚少。因为为人正气不肯曲身者,往往在他那里待不下去。比起曾国藩开府两江时的人才辈出,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他的幕僚中最有名的也不过是梁鼎芬、郑孝胥、陈衍、辜鸿铭罢了。他与袁世凯间两次晤谈中的睡觉,当然能够解释为年迈力乏,因为起居无时的原因。但据徐树铮的记叙则是:“项城(袁世凯项城人)执礼愈恭,则愈自偃蹇以作老态”,那就是摆老资历,成心使身居高位的袁世凯尴尬。张之洞生于一八三七年,比袁大了二十多岁,资历也老得多。可是我想,从郑孝胥致盛宣怀信来看,极有可能是袁曾开罪了张,所以“引为切骨之憾”,要报复一下吧。清末官场,难言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