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究发现 > 古墓葬 > 伊川徐阳墓地考古又有新发现 出土水晶、绿松石饰品

伊川徐阳墓地考古又有新发现 出土水晶、绿松石饰品

中华五千年 2016年01月27日13:25 (来历:我国经济网)
    】【保藏此页】【打印此页】【封闭

出土的水晶环

  中心提示

  23日,备受重视的徐阳墓地又有考古新发现,墓主人的骨头及水晶、绿松石饰品相继出土。

  在冰冷的寒风里,记者随市文物考古研讨院考古作业人员,来到伊川县鸣皋镇徐阳村考古现场,目击随葬文物及人骨的提取进程。

  1 50余件文物,提取7小时

  23日10时30分许,记者一行来到徐阳村南的大型墓葬考古现场,从墓葬抽出的水汇成水流,在低洼处构成冰挂,墓地的围挡、简易板房被劲风吹得呼啦啦作响。

  20多个橙色充氮维护文物箱“整装待命”,提取的文物将被装箱,然后将箱内充溢氮气,与氧气阻隔,以把外界对文物的损伤降到最低。

  与记者一周前看到的状况比较,墓室底部的青膏泥已铲除完毕,青铜编钟、铜鼎等随葬品清晰可见。

  市文物考古院副院长吕劲松介绍,因水位高,为坚持椁板枯燥,不影响文物提取,他们事前在墓室底部四周挖了水沟,用水泵不间断向外抽水。

  记者小心谨慎地沿着暂时建立的脚手架往下走,站在墓壁中心的木板上,近距离观看考古人员提取文物的进程。

  现场有20多名考古作业者,他们有的拿着绘图比对文物方位,有的建立暂时操作台,有的正准备文物标签……

  前两天,考古作业者现已对墓葬进行了三维扫描和绘图,并对每件文物进行编号、制造标签,记载“身份”信息。

  担任现场开掘作业的市文物考古研讨院商周研讨室主任吴业恒,指着墓葬东侧青铜编钟邻近悄悄凸起的圆形物件说,这是墓主人的头骨,还有部分肢骨,在人骨周围还发现了不少水晶饰品和绿松石饰品。

出土的编钟

  不到20分钟,记者的手已被冻得不听使唤,冰冷的气候增加了开掘和提取作业的难度……

  吴业恒和他的搭档穿戴水鞋站在水中,因墓葬底部上冻,他们先用水把文物打湿,避免硬取损坏文物,然后手持小铲小心谨慎地整理编钟四周的泥土,几分钟后,第一个青铜编钟被成功提取。

  站在操作渠道上接应文物的“文物医师”悄悄把编钟放在事前准备好的木板上,并在一旁放置文物标签,摄影留档。为避免文物敏捷风干,他们用海绵和塑料薄膜将其包装好,再密封进橙色的充氮维护文物箱内,挂号标示,并在箱体外部贴上标签。

  到当日12时30分,墓葬东边的9个编钟、8个石磬、4个铜镈被提取。

  下午,吴业恒和一个搭档担任提取人骨及周边饰物,其他人担任提取墓葬西侧的青铜器皿。

  考古作业者在人骨邻近,提取了5个水晶环、8个水晶串珠及若干绿松石,以及动物角做的胸前挂饰等;在木板之间,提取了车辖等残件。

  等这些文物被提取后,作业人员一点一点整理头骨周围的泥巴,把头骨和里边的泥块全体取出,然后打包装箱。

  在墓葬西侧,因墓葬崩塌,出土器物损坏严峻。通过考古作业者的尽力,5个青铜鼎、4个青铜豆、2个青铜壶、1个青铜匜(yí)、2个青铜罍(léi)、1个青铜舟、1个青铜勺成功提取。

  当日17时30分许,文物提取作业顺利完毕。50余件文物被打包装箱,在警车的护送下,运至文物修正室进行修正。

考古现场

  2 将对提取物进行DNA检测、碳14检测

  因盗墓活动猖狂,2013年9月至今,市文物考古研讨院的考古作业者对徐阳墓地进行了抢救性开掘。

  现在在徐阳墓地没有发现有清晰编年的遗物,但从墓葬形制、陶器组合、铜器、骨器纹饰特征,及车马坑内很多的牛头羊头马头号进行估测,徐阳墓地应为陆浑戎少数民族墓地。

  “这些木头(椁板)之所以保存这么好,是因为地下水位较高,对周围土壤中的空气起到阻隔效果,迂腐的速度相对要慢一些。”吴业恒说。

  该大型墓葬的墓主人是谁?多大年纪?是男是女?和陆浑戎有啥联系?

  吴业恒说,从现在状况看,还不能判定。但从出土器物组合看,墓主人的身份相当于卿大夫的等级。

  为弄清楚以上问题,下一步,考古作业者将对器物及人骨进行实验室剖析,对人骨进行DNA检测和体质人类学剖析,并将和徐阳村的陆姓乡民进行DNA比对;对青铜器进行除锈和修正维护,椁板也将被分组全体提取,并进行碳14检测,然后弄清楚其原料、年轮等信息。

  3 “每时每刻都在和时刻赛跑”

  在文物提取进程中,一向伴有五级六级的劲风。现场作业人员说得最多的一个字便是“冷!”

  文物提取完毕后,考古作业者走出墓葬,他们的双手被冻得发紫,有的手上裂开了口儿,工地上的火堆,成了他们仅有的取暖方法。

  从2013年开端,吴业恒和他的搭档就在偏远的黄山坡风餐露宿。自上一年12月至今,吴业恒简直每天吃住在工地,尽管这儿离市区只要1个多小时的车程。

  刚开端,他们租住的房子四面透风。最近两天降温,晚上冷得睡不着,他们才换了房子,晚上工地上还要有人轮番值守。

  “最困扰我的是治水,假如半个小时不抽水,水就会积满半个墓坑,人若在下面,就会被吞没。”吴业恒说。尽管他们曾邀请了几拨专家实地检查,但没有解决本质性问题。

  “气候变冷,水不断往外涌,为最大极限地维护文物,咱们每时每刻都在和时刻赛跑,和水赛跑。”吴业恒说。(洛阳日报记者 常书香 实习生 杨淑婷/文 记者 曾宪平/图)